您好,欢迎来到焦作市世恒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新闻动态

news

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张文宏:疫苗接种率达到70%再来谈放开“零容忍”

发布时间:2021-06-04 点击次数:30次

    经济观察报


    发布时间:06-03


    22:47


    经济观察报官方帐号,财经领域创作者


    经济观察网记者瞿依贤截至6月2日,全国新冠疫苗接种超过7亿剂次。在此背景下,还需要对疫情、对轻症和无症状感染者“零容忍”吗?张文宏的答案是,现在还不能放开,因为疫苗接种没有到位。


    在6月3日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第二届大会上,张文宏详细解释了为什么当前中国疫情防控良好,却还要对新冠疫情“零容忍”:等疫苗接种率达到天花板,各方掌握了大量数据,才可以判断具不具备放开的条件。


    需要掌握的数据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疫苗的数据,包括全世界接种不同疫苗的国家,他们的疫苗保护时间是多少、疫苗接种到一定比例以后可不可以开放;另一方面是公卫和医学,中国的医疗网络能不能抵抗散发病例、能不能把病死率控制在0.5%以下、发病率控制在很低水平,“如果行就开放了”。


    是否有必要对疫情“零容忍”


    提到如何调整疫情防控策略,刚刚从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转任中华预防医学会秘书长的冯子健表示,是否放开“零容忍”跟免疫屏障、人群免疫水平有关系,“后是否放弃现在非药物、非疫苗的公共卫生措施,包括入境人员数量可以大大增加,可以恢复常态,入境之后要不要隔离、要不要核酸检测,要不要戴口罩等这些措施,都跟终疫苗在人群中是否实现高水平的覆盖有关系。可是现在没有明确接种率达到多少可以调整公共卫生的措施,是达到100%每个人都接种疫苗,还是按照R0值计算出免疫屏障形成就调整,这个没有确定”。


    张文宏和冯子健对话的论坛上还有多位发言者,包括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云南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北京协和医学院群医学及公共卫生学院执行院长杨维中、山东省疾控中心主任马吉祥等,R0值在这场论坛上反复被提及。


    简单来说,RO值就是病毒的感染值,指病毒感染个体数量的多少,1是很重要的一个值,如果R0值少于1,病人数就会越来越少。


    大规模接种以后形成高水平的人群免疫,也就是免疫屏障,是指R0值要小于1,这是现在疫情防控的底线目标——不造成严重的爆发,不出现像武汉疫情早期病例的快速增长,压垮医疗体系。但是RO即便降到1,仍然有很多人发病,也会有重症、死亡病例,只不过发生率低。


    “从整体来说,疫苗接种到一定程度以后,疾病传播造成什么影响,要具体到每一个地区,因为每个地区的人口密度、人口结构不一样,接种的疫苗类型也不一样,接种率也不一样,后它的影响是有差别的。”在冯子健看来,很难有一个标准,到什么程度可以放开、不再“零容忍”。


    按照张文宏的计算,如果要达到80%的保护率,疫苗接种到70%可能还不够,基本上要达到75%到80%。


    “如果接种不到这个水平怎么办?小孩子没有接种,会不会出问题?会的,如果接种不到这个水平,不代表我们国家不能打开,疫苗可以打一个底,把传播率降到很低的水平,然后疾控和医生会建立非常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但是如果没有疫苗,这个公共卫生体系是不能奏效的,公共卫生体系很快就会被击垮。如果没有疫苗保护,重症率这么高、病死率超过2%的一个疾病,就是建设再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医院再好、疾控体系再强,我们也没法阻挡这个疾病,这个就是所谓的R0值。”张文宏说,R0值正好提供了一个机会,完成75%的疫苗接种率,好再高一点,不够的地方群医学、公共卫生体系来兜底。


    张文宏还表示,疫情也提供了疾病教育的机会,“按照中国疾控群防群控的能力、医生的能力,疫苗显得‘没用’了,但疫苗真没用吗?全世界来看,没有疫苗根本过不了关,今天的情况没有疫苗行吗?根本不行。你不能让医生整天做战士,做两个月、三个月的白衣战士可以,不能让我长期做战士。长远来讲,这个疾病的特点就是要用疫苗,除了这个疾病,很多疾病也可以用疫苗预防。”


    疫苗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


    截至6月3日,中国已累计向国外提供超过3.5亿剂疫苗。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忠伟表示,中国全年新冠疫苗的产能已经达到50亿剂,2021年新冠疫苗的产量将突破30亿剂,2021年可向全球提供超过10亿剂疫苗。


    尽管如此,全球新冠疫苗分配依然严重不均,目前已接种的13亿剂新冠疫苗中,只有1%在非洲接种,疫苗的可负担性和可及性问题依然严重。某种程度上,可负担性是可及性的前提。


    非营利性国际机构帕斯适宜卫生科技组织上海代表处中国国家代表袁瑗表示,毒株筛选、发酵规模、关键耗材价格、工艺是否开口等都会影响成本,“疫苗的成本,很多是固定成本的分摊,折旧的分摊,还有研发费用的摊销。每多生产一剂,它的边际成本相对是比较低,所以大规模的生产非常重要”。


    国药集团董事长刘敬桢透露,今年下半年,在保证国内使用的前提下,国药集团给国际供应的新冠疫苗可以超过10亿剂。


    就在6月3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宣布向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提供5000万美元赠款,用于支持“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预先市场承诺机制(COVAXAMC)购买新冠肺炎疫苗,并向92个低收入国家交付这些疫苗。


    在这次追加赠款之前,盖茨基金会已经对COVAXAMC累计捐款1.56亿美元。此外,盖茨基金会为全球抗疫承诺的资金总额超过18亿美元。这些资金被用于支持新冠肺炎诊断工具、治疗方法和疫苗的开发并向中低收入国家交付这些工具,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的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疫情应对,以及在检测、追踪和其他紧急公共卫生行动方面的全球协作。


    盖茨基金会呼吁,高收入国家尽快分享至少10亿剂新冠肺炎疫苗给低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储备的新冠疫苗已超出自身所需,因此可在不影响本国疫苗接种工作的情况下,通过分享过剩的疫苗剂量,为加速全球疫苗接种这项关键工作做出贡献。这样做能帮助低收入国家在今年为数亿名卫生工作者和高危人群接种疫苗、拯救生命,降低出现变异病毒的风险,帮助控制疫情”。

  • addr-icon.png
    查看地图
  • tel-icon.png
    咨询热线
  • sms-icon.png
    短信咨询